已經9點中了,金田一這才打著哈欠,睡眼惺忪地走進廚房,沖著正在忙碌的母親說:“媽啊!肚子好餓呀!”

  他媽媽大聲責備道:“阿一,你老是叫不醒!真是的!”

  金田一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,他揉了揉太陽穴,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著:“假期耶,睡睡懶覺有什么關系嘛!”

  “睡太久,頭腦會越來越遲鈍的。”

  “金田一!”這時,旁邊有人叫了一聲。

  金田一回頭一看,驚得差點從地上蹦了起來,手指顫抖著指著笑瞇瞇的明智警視問:“你怎么在我家?”

  明智放下手中的飯碗,神情嚴肅道:“不要隨便用手指人!在歐美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舉止!”

  金田一不吃這一套,仍然指著他的鼻子說:“你......你在這里做什么?”

  明智很輕松的端起了飯碗,說:“我正在吃早飯啊!”

  這時,他媽媽盛了一碗飯,遞到金田一面前說:“阿一!快點吃你的飯!明智先生是專程來接你的呀!”

  “接我?”金田一頓時愣住了,他來找我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。

  “我叫不醒你,所以請他進來坐!而且人家有沒吃早餐......”

  “等......等一下!來接我是怎么回事?”

  只顧埋頭吃飯的明智突然抬起頭說:“阿姨,你親手腌的小黃瓜真是天下絕品,鹽分剛好,腌得也恰到好處。我好幾年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醬菜了。”

  “我好高興!好幾年沒被人這么夸獎了!”她拍了一下金田一的后腦勺,裝出一臉怒容,“這孩子很懶散,吃飯狼吞虎咽!真應該向明智先生學習學習!請你多吃一點!”

  明智真是個馬屁精,連母親也被他哄得這么開心!哼!金田一氣得往嘴里猛塞了一大口飯。

  “來接我?打算帶我到哪里去?”金田一沒好氣地問。

  “帶你去警視廳。”

  “做......做什么?我......我又沒有做壞事......”

  “你干嘛嚇成這個樣子?難道你有做虧心事嗎?”

  難......難道他已經知道了......金田一忐忑不安起來。

  明智笑了一下,說:“由于你到目前為止協助警方破了不少案子,在非正式的場合下,警方要頒發感謝狀和獎金給你。”

  “感謝狀!?給我?真的嗎?”金田一懸著的心落了地。他想:由警方頒發感謝狀,這可是很高的榮譽,最重要的是有獎金,這個假期就可以好好瀟灑一下了。

  “咦?竟然有你的感謝狀......悔過書還差不多......”他媽媽怎么也不相信平時吊兒郎當的兒子能得到這么高的榮譽。

  “11點有頒發儀式。我的車停在門口,吃飽飯就準備上路吧。

第一章 地獄魔術師的恐嚇
  東京警視廳門口,劍持大叔已經恭候多時了,一看到明智的車開過來,連忙微笑著迎了上去:“哦!金田一,你來了!”

  三個人一起往總監是走去,金田一邊走邊問:

  “是大叔提議頒發獎狀給我的嗎?”

  “我受了你很多關照!到目前為止,你所參與的案件都尚未對外公布,所以無法正式公開表揚,但是,警視總監要親自頒發感謝狀給你!”

  “哈哈......感謝狀就免了吧,我想要的是獎金!”

  第一次見總監這樣的大人物,金田一感到特別緊張,坐在沙發上如坐針氈。劍持也再三告誡金田一:“聽好啦,金田一!千萬不要在總監面前出洋相!”

  “我......我知道,大叔!”

  “我幫你保管這個袋子吧?”說著,劍持指著金田一身邊的手提袋。

  “啊!不用!不用!這是很重要的東西!”金田一慌忙抱緊。

  站在沙發旁邊的明智冷眼看著這一畝,輕輕“哼”了一聲。

  門開了,一位身穿警服、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。

  “我來晚了,對不起!”

  “警視總監長官!”劍持和明智幾乎是同時向來人敬了個禮。

  警視總監長官!金田一覺得腦袋“轟”地一聲炸了,整個人僵在沙發上,不知道手腳怎么放才好。

  總監邁著矯健的步伐走到了金田一的面前,和藹地問:“你就是金田一吧?”

  “啊......是......是的!”

  “你的事,劍持都告訴我了。你很活躍嘛。”

  “不......哪里......謝謝!”

  總監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個鼓囊囊的信封,遞到金田一面前:“為了表彰你對破案的貢獻,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。請你接受!”

  是獎金吧!金田一心里一陣狂喜:“是......是的,那么我就......”

  看到金田一的雙手還抱著手提袋,劍持馬上熱心的伸出手去:“金田一!你的袋子我幫你拿吧。”

  金田一慌張地躲閃著堅持的手,說,“真的不用啦!”

  就在金田一邁步走向總監時,明智悄悄地把腿向前移了移,迅速勾住了金田一的腳。

  “哇呀!”金田一被絆著向前撲去,手提袋也被拋到了半空,袋中的一盒錄像帶隨之掉了出來。

  不......不妙!如果被看見這些玩意的話,獎金就飛了......金田一飛身跳起,把錄像帶緊緊抓在了手里。

  哇哇!好險......就在他慶幸時,一不留意,一只腳踩住了另一只腳松掉的鞋帶上。他“哇啦”一聲摔在了地上。慘呀!錄像帶在空中轉個圈,正好落在了總監的腳下。

  總監正為金田一的“杰出”表演驚愕不已,看到滾落到腳邊的錄像帶,便彎腰撿了起來,隨手遞給了明智。

  明智立刻會意地將錄像帶塞進了放映機。喲!原來是禁止未成年人看的A帶。

  總監、劍持頓時驚得目瞪口呆,明智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。

  “那......那個......是......”金田一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。

  總監笑了笑,把拿出的信封又塞回了公文包。

  一個好事就這樣草草收場。在路上,劍持禁不住責備金田一:“真......真不上道......”

  第二天,金田一接到劍持大叔的電話,說是總監已把那信封放在了他手上,只要金田一答應做一件急事就可以給。

  “騙我沒商量?”

  “不會,連大叔也不相信了?”

  金田一約上美雪、佐木三個立刻趕往了那家Donny咖啡館,劍持大叔早已等在那里了。

  “大叔,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嗯!”劍持把一個盒子一樣的東西放到桌子上:“警視廳今早收到這種耍花樣的包裹!”

  “內有恐嚇信?”金田一驚訝地說:“怎么,有人竟敢摸老虎屁股?”

  “這玩意好像是暗藏機關的盒子!”劍持說。

  “暗藏機關的盒子?”金田一拿起盒子,翻來覆去仔細地看了幾遍,“在箱根不是也有賣這種紀念品嗎?”

  劍持喝了口咖啡,說:“如果沒有按照步驟,絕對打不開盒子。這玩意外表雖然只是普通的盒子,其實構造很精細,就連科學公共安全專家研究所的人也打不開。不過,我想你會有辦法的!”

  “交給明智不就得了!”

  “這家伙今天起休假,不知上哪去了。”

  “把信封給我。”金田一伸出手,古靈精怪的壞笑。

  “行!拜托你了,金田一!”劍持迪過信封說,“如果你能打開,我還請你吃好東西......”

  這還差不多。金田一說著拿著盒子上下左右地折騰起來。不想,沒幾下功夫,盒子就被打開了一條縫。他把盒子舉到堅持的面前,得意地說,“大叔,我打開了!輕而易舉嘛!”

  “什么!已經打開了嗎?!”劍持瞪大眼睛望著金田一,滿臉驚訝地說:“怎么回事?‘科警研’那些人在搞什么......一群號稱專家的竟然......”

  “學長......里面有什么東西嗎?”佐木像猴子似的蹦了過來,拉長脖子想看看盒子里到底有什么東西。

  金田一用力一啦,盒子沒有動:“慢著,好像有東西卡住了。”他把盒子來回拉了幾下,終于,盒子里的東西出現在大家眼前。

  “啊呀!”美雪一聲驚叫。

  “怎......怎么了?”佐木也連忙湊了過來,只見盒子中躺著一只做工精細、面容慘白、手腳被折斷的傀儡木偶。

  金田一狐疑地拿起連著木偶手腳的操縱線,輕輕地扯動幾下,盒子中的木偶也隨之活動起來。

  “金田一!你看!”劍持突然指著盒底,大聲地叫,“盒子底下有字!”

  金田一定睛一看,果然看見盒子底下寫著:

  4月28日,通過北海道死骨原的列車被施了魔法,死亡和恐怖的魔術會讓各位滿足。

  地獄魔術師

  “地獄魔術師?”扎看到這陰森恐怖的名字,金田一頓時感覺一股寒氣撲面而來,猛地驚出一身冷汗。

  載著金田一、劍持、美雪和佐木的汽車流星般駛過繁華的鬧市,直向城市邊緣的火車站奔去。

  車一到火車站,金田一一行四人飛速下車,在人群中穿梭,尋找開往北海道的“流星一號”。

  “阿一,快一點!快一點!”美雪站在列車門口焦急的朝剛才被人流擠散的金田一招手。

  金田一聽到喊聲,連忙轉身沖了過去,閃身上了已經鳴笛的“流星一號”快速列車。

  金田一靠在車廂的連接處,氣喘吁吁,站在他身旁的劍持、美雪和佐木也是氣粗臉紅、大汗淋漓。

  “呼!終于趕上了!!”

第二章 爆炸的薔薇沙律
  列車啟動了。大家拎著行李包往車廂走去。

  “我第一次乘臥鋪特快列車,我好興奮耶!”美雪喜形于色。

  走在最后的佐木馬上附和道:“我也是。”

  “找到了,就是這里!”包廂門上赫然寫著一個大大的“3”字。金田一高興地打開了門。

  可是,只見包廂中凌亂地堆放著一些紙箱,使得本來狹小的空間顯得更擁擠了。

  “這算什么?整個房間都是紙箱!”金田一剛才的高興勁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。“真是礙手礙腳!”他彎下腰,抓住放在臥鋪上的紙箱,準備騰出一塊休息的地方,誰知剛一用力,手就被什么堅硬的東西刺了一下。

  “好痛!這是——”他遲疑地打開了紙箱,“薔薇!紙箱里面裝滿了薔薇!”

  正當金田一滿腹狐疑的時候,門口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:“這位乘客!請不要擅自進入這里!”

  金田一慌忙回頭一看,一位戴眼鏡的年輕列車員向他彬彬有禮地說:“先生,這里是乘客從中途上車的臨時房間。”

  “可是,這里是我們的包廂!”他馬上把車票遞給了列車員。

  列車員接過車票看了看:“很抱歉,車票雖然是3號房,不過是在B臥鋪。”

  “B臥鋪?”他接過車票,仔細一看,果真印有大寫字母“B”。

  眾人于是跟在列車員身后,向B臥鋪的3號包廂走去。

  原來B臥鋪就是硬臥,與剛才的軟臥包廂相比,簡直是天壤之別。

  金田一忍不住抱怨道:“嘖!搞屁啊!跟剛才的A臥鋪相差那么大!好像在搭乘難民車......”

  劍持一把掀開帳簾,沒好氣地說:“金田一!忍耐一點吧!經費只夠訂這種呀!”

  美雪說:“是啊,阿一,這樣子也蠻有情調的嘛。”

  “哼!在這種連腳都無法伸直的地方過夜!”金田一沒勁地倒在床上,正準備休息,忽聽帳簾外有一個怪怪的聲音:

  “請收下有如血一般鮮紅的薔薇。”

  緊接著,帳簾外伸進來一只纖細白嫩的手,手上握著一張印有薔薇花和面具的紙牌。

  “這是什么?哪里有薔薇?”就在這時,那只手靈巧地把紙牌一摞,然后攤開,一朵鮮艷的薔薇花奇跡般地出現在眼前。

  “哦,變魔術!真有趣!”他立刻拉開帳簾,興奮地喊了起來,“是誰這么別出心裁啊?”

  一個穿著黑袍的高個小丑站在他的臥鋪前,手里正拿著一枝如血一般紅的薔薇,卑微地向他鞠了一躬,然后,把薔薇花遞到他面前,聲音怪怪地說:“請收下薔薇......”

  “謝謝......”金田一誠惶誠恐地說。

  小丑獻完花,又向別的鋪位走去。

  “太好了!他一定是‘幻想魔術團的人’”睡在金田一隔壁的美雪聞著薔薇花,興奮地說。

  “幻想?什么東西?”

  “在這趟列車上可以欣賞到職業魔術師的表演!最近經濟不景氣,鐵路公司為了招攬乘客而策劃的新點子!”

  “哦!”

  小丑很快就給車廂中的所有人都獻上了薔薇花。他

下頁(1/13)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