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侯幼兒園老師教導:“飯前便后要洗手。”
我一直都很疑惑:“洗手要這么麻煩,非要等這兩件事一起發生才行?”
但老師教誨不敢忘記,久而久之,我養成了飯前上廁所的習慣,平時有尿都是憋到飯前才解決。
這件事一直困擾我到上小學,現在想想,當年沒被憋死已是萬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