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四去了一家私企實習,公司不大,有兩個領導,老大總監,老二總代,都挺年輕,40歲出頭。實習三個月,總的來說,兩個都不是好鳥。總監尖酸刻薄,有什么直接罵,一起去了4個實習生,空閑時間,會帶著我們去建材市場幫他爸搬東西,說是熟悉建筑材料。其中兩個受不了中途就走了,沒領到一分錢,我和另一個兄弟留了下來。
總代總是一副笑臉,背地里誰都損,指使人暗地里使壞,抽煙從不買煙,聊天就問你家親戚有沒有什么什么局的,我因為實習證明一事和他吵過架。
他倆總是單獨出去喝酒偶爾帶著資料小姐姐,順便說一下三個月從沒聚過餐。晚上喝完酒他倆會來公司看大家加班情況,然后就是總代留一會,叫他老婆開車過來先送總監回家,然后再繞回來接他。至于他留一會是想掙表現。經常這樣,我倆還以為總代老婆是總監的老婆
終于實習期到了,等實習工資和證明搞到手后,我倆來到總代辦公室,一番假義感謝,出門時我悄悄說:覃哥,我們走了,有些事還是說一下,你平時多注意下嫂子和總監。哥們就在旁邊配合著直點頭。說完我倆揚長而去。

-1701 討厭